logo

暴风资本局:谁在贪婪?谁在恐惧?

http://www.homea.hc360.com2019年06月06日10:08 来源:投中网作者:陶辉东T|T

    52亿元的浸鑫基金中,找不到有份量、有战略价值的投资者。暴风集团穷尽当时中国常见融资手段,穿透到最后,散户贡献了绝大部分资金。

    6月初以来,英国足坛一笔“地震级”的交易越传越真。各大权威媒体都开始报道,英格兰曾经的足球豪门、现已没落的利兹联俱乐部有可能被出售,而收购方是现如今世界足坛最大的金主卡塔尔国家财团。这笔交易将有希望改变英国足坛的格局,当然利兹联现在的老板拉德里扎尼也有机会大赚一笔,实现人生的三级跳。

    如果追根溯源的话,拉德里扎尼应该感谢远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国人民。因为他两年前用于买下利兹联的资金,层层穿透之后大部分来自于中国的散户投资者,这就是全球化的奇妙之处。

    当然,正春风得意的拉德里扎尼可能并不关心,涉及多家中国最著名的金融机构的官司正在上演。

    连环雷

    “既不专业也不尽职,各个环节都有漏洞。”一位投资人如此向投中网点评光大资本暴雷事件。

    另一位投资人则表示:“底层资产不安全,任何结构化设计都没意义。”

    6月1日,光大证券公告,招商银行已发起诉讼,要求其子公司光大资本赔偿人民币34.89亿元。这对这家知名券商是沉重一击,要知道光大证券2018年总收入不过70多亿元。

    这一诉讼的起源是,2016年暴风集团联合光大资本设立了一只总规模达52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浸鑫基金,用于收购拉德里扎尼创立的体育版权经纪公司MP&Silva。招商银行是浸鑫基金最大的出资人,出资额达28亿元。光大资本作为基金的GP,向招商银行承诺在基金亏损时补偿优先级投资者招商银行的本金和保底收益。两年后,MP&Silva宣告破产,一颗世纪大雷于是爆发。

    消息一出,舆论哗然。这原本是一笔看似设计精巧,风险完全可控的交易。

    第一重保障,暴风集团是A股稀缺的互联网公司,市值当时高达数百亿元。浸鑫基金是一只标准的“上市公司+PE”模式的基金,暴风集团承诺将并购浸鑫基金投资的项目,同时也向浸鑫基金的其它LP提供回购承诺。

    第二重保障,通过结构化设计,招商银行作为优先级投资者可优先分配收益,并有GP光大资本出具的差额补足承诺。

    但在MP&Silva破产之后,这些设计层层失效。先是暴风集团表示回购协议“仅是意向性协议”,没有法律效力,因此拒不履行。于是光大资本起诉暴风集团,索赔6.9亿元。同时,光大资本也表示差额补足承诺“仍有争议”,拒不履行。于是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资本,索赔34.89亿。另外,浸鑫基金的另一优先级投资者华瑞银行也已经起诉光大资本。

    这场连环诉讼还可以发酵下去。招商银行此次投资动用的是理财资金。浸鑫基金其他的LP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尤其是第三方理财公司,恐怕要面临一大波维权的投资者。

    泡沫时代

    在52亿元的浸鑫基金中,找不到有份量、有战略价值的投资者。暴风集团为了凑齐这一大笔资金,可以说是穷尽了当时中国常见的所有融资手段,穿透到最后,散户贡献了绝大部分资金。这是一个时代现象。

    浸鑫基金总资金的六成来自银行,而银行的角色也不过是一个通道,其背后是来自广大散户的理财资金。其余二十个亿资金的构成则极为庞杂,有保险、上市公司、国资,当然最多的还是散户。浸鑫基金是当时中国一级市场狂热病的一个缩影,一家“明星公司”登高一呼,就能集结规模庞大的资本。

    浸鑫基金成立之时,正是中国一级市场最火热的“黄金时代”。就在几乎同一时间,乐视体育也完成了著名的百亿规模B轮融资,众多PE机构、娱乐明星,更多的散户通过层层转包的方式入局。《财新周刊》当时的一篇文章认为乐视体育已经成为散户盛筵,而乐视体育的回应是已经下功夫“清理散户”。

    暴风集团素有“小乐视”之称,乐视系企业融资份额被哄抢,暴风系也跟着沾光。暴风集团要收购的MP&Silva,是体育版权市场上相当有名气的公司,顶级赛事版权资源丰富。彭博的报道称当时有不止一家中国公司对MP&Silva感兴趣,因此推高了它的估值。有些讽刺的是,MP&Silva当时在中国最大的客户,正是乐视体育。

    光大证券的“朋友圈”散户大集结

    在这一光大资本主导的并购基金中,光大证券的离职员工们创立的“光大系”PE机构出工出力,发挥了巨大作用。

    在浸鑫基金中,除了来自银行的优先级资金之外,最大的出资者是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嘉兴招源是一只专为浸鑫基金而设的专项基金,执行合伙人是上海君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这是一家血统纯正的“光大系”离职员工创立的私募机构,工商资料显示其总经理为侯其财。侯其财曾担任光大证券投资银行总监,光大房地产投资总经理和爱建证券有限责任公司总裁等职务。上海君富的官网则显示,其主要团队成员均来自光大证券,法人代表、CEO、投资总监的王进,此前曾在光大证券担任总裁秘书等职;副总经理、研究总监伍祁平,曾任光大证券研究员。

    上海君富拿到浸鑫基金6亿元的份额之后,最初与四川信托达成合作,由后者提供资金。但四川信托此后毁约,上海君富于是另外寻找资金来源。最终的结果是,6亿元的份额被层层打散、转包。

    嘉兴招源的出资者中出现了第三方财富管理公司钜派集团。中基协备案信息显示,钜派集团拿到份额之后,成立了2只基金,“钜派光大环球精选并购基金”和“钜派光大环球精选并购基金二期”,总金额均为3.16亿元左右。

    此外,通过两层合伙企业嵌套之后,上海君富还引入了其他7只私募股权基金,这些基金背后的出资者数量极为庞大,单个出资者的出资比例非常低,其中有伊利集团等上市公司,但主要是自然人。

    排在嘉兴招源之后最大的出资者是鹰潭浪淘沙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出资额为3.16亿元。这又是一只层层嵌套、转包的基金,前述投资了嘉兴招源的私募基金也同样投资了鹰潭浪淘沙。

    另一家“光大系”的PE机构、由前光大证券员工李冰于2015年离职创立的科华资本,也认购了浸鑫基金2.5亿元的份额。科华资本主要管理并购基金,在成立后很快募集了多只并购基金,涉及文体、新能源和教育培训等行业,其中体育尤其是重点。在2016年的一次采访中,李冰表达了对体育的格外看好:“我国体育行业目前占GDP总量不到1%,但是很多发达国家都接近3%。可以看到国内一窝蜂涌入的影视行业出现了下降,但体育行业的销售一直在上升,这个发展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上一页12下一页

免责声明:凡注明来源本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欢迎转载,注明出处。非本网作品均来自互联网,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相关阅读